123959东方心经马报
您当前所在位置: 主页 > 123959东方心经马报 > 正文
趣评红楼?小庙突起大火,贾雨村为什么不救恩人甄士隐
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1-27   浏览量:

第二场大火很大,而且产生在白天,“只见烈炎烧天,飞灰蔽目”,贾雨村明明知道甄士隐就在小庙之中,却不去救他,这是为什么呢?

贾雨村与娇杏入洞房前,获悉甄士隐家所发生的多种变故,并没有给予实质性的帮助,一没有派人寻找意外损失的英莲;二没有派人寻找离家出奔,下落不明的甄士隐;三没有给甄士隐妻子封氏以大量的援助,只是给了点礼物,口头允许帮她找英莲,却没有付诸举措;四是贾雨村在审理一桩两男争一女而惹出人命的大案时,得悉英莲长大之后成了香菱,却徇私枉法,胡乱断案,并不把这一重要信息吐露给香菱的亲生母亲封氏。

倒是贾雨村的第二任夫人娇杏有同情心,她埋怨他:“为什么不回去瞧一瞧,倘或烧去世了,可不是咱们没良心!”说着,她掉下泪来。

可是,贾雨村当了大官之后,荣归故里,在大巷上遇到甄士隐的丫鬟娇杏,纳她为妾,后来因夫人病故,顺便把已生一个儿子的她扶了正。

贾雨村不去灭火,不愿救出甄士隐,理由不仅仅是害怕自己耽搁了过海,影响到公事的处理。在他看来,灭火救人与自己所追求的名利无关,而且还要承担着被火烧伤、庙倒伤人等危险。

对葫芦庙,共有两场大火,第一场大火,与走在进京赶考途中的贾雨村无关;第二场大火,发生在贾雨村的眼帘底下,当时他“升了京兆府尹兼管税务”,相当于北京的最高行政长官。那天,他离开官府,查勘开垦地亩,路过知机县,到了急流津,在村旁的小庙里碰到19年未见的甄士隐(第一零三回,施毒计金桂自焚身 昧真禅雨村空遇旧;第一零四回,醉金刚小鳅生大浪痴公子余痛触前情),两人交谈甚欢。

更为主要的是,贾雨村担心甄士隐活着,会与英莲团聚,势必要扯出本人葫芦僧判断葫芦案的老底子。

“他是方外的人了,不肯跟咱们在一处的。”这是贾雨村的阐明,意思是说,甄士隐是超常脱俗的人,大火是烧不逝世他的;自己去熊熊焚烧的小庙里救他,很有可能被烧死,因为自己是凡胎精力,经不住火烧,也耐不了高温。

贾雨村的飞黄腾达,当然离不开甄士隐的赞助,没有他的五十两银子跟两套冬衣,贾雨村就不可能进京赶考,断定还是葫芦庙里的穷酸文人,连供养自己都要打上一个大问号。

本文作者、南京作家、策划师、自媒体人雷传桃分析认为,贾雨村不救恩公甄士隐,重要起因是前者欠后者的切实太多,灭火救人也偿还不了,所以贾雨村采取了“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”的态度,反正是债多了不愁。此外,贾雨村觉得甄士隐对自己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,灭火救他,毫无必要。

友情链接